《六度集經》〈鹿王〉

從前,菩薩是一隻鹿王,體格高大,身上的毛有五種顏色,頭上的角和四蹄都生得非常漂亮。好幾千隻鹿跟隨在它後面。國王出城打獵,群鹿四散奔逃,有的跳下岩去,有的掉進坑裡,有的掛在樹藤上,有的身體被荊棘刺穿,有摔死的,有摔傷的,還有不少的鹿被國王殺死。鹿王看見這種情景,嗚咽著說:「我是大家的首領,應該小心考慮,選擇遊玩的地方,現在因為貪圖一點好草輕易來到這裡,害了大家,這罪過在我身上!」

於是鹿王自己就直接走進城裡。城裡的人看到它,都說:「我們國王真有極仁慈的德行,神鹿都自己來了。」大家以為這是國家的祥瑞,沒一個人敢傷害鹿王。

鹿王走到國王的大殿前,跪下來,說道:「小畜貪生,寄居在大王的國界中。忽然遇上了打獵的人,獸類們奔走逃命。活著的逃散了,死了的亂躺一地。上天仁慈,愛惜眾生,這實在是件很可悲哀的事。我們現在願意自己互相推選,每天把鹿供獻給大王的御廚房。請大王告訴我御廚房每天需要的數目,我們不敢欺哄大王。」

國王覺得很奇怪,說道:「我的御廚房每天不過只需用一隻鹿。我不知道你們因此死傷這麼多。若是真的像你說的那樣,我發誓不再打獵了。」

鹿王回去,把這個意思告訴了群鹿,向它們說明禍福。群鹿聽從鹿王的話,自己排好先後次序。應該先去的鹿每次要去死的時候,都來向鹿王告別,鹿王總是哭泣著對這隻鹿說:「你看這世上的眾生都終有一死,誰能躲得掉?你要一路念佛,對那位人王不要有怨恨之心。

這樣,每天都有一隻鹿被送到國王那裡去。一次,有一隻鹿輪著該去了,但卻懷上了小鹿。這隻鹿對鹿王說:「該我去死,我是不敢躲避的,只求允許我生下小鹿後再去。」於是鹿王便叫下一隻鹿去,意思是讓下一隻鹿代替那隻懷孕的鹿。這下一隻鹿叩頭哭著說:「我當然要去死的,但我還該活一天一夜,我要活到該死的時候去死,心裡才沒有悔恨!」

鹿王不忍心叫這隻鹿去送命。第二天,它悄悄地離開了鹿群,來到國王的御廚房。御廚房的廚師認識它,立刻就報告了國王。國王問鹿王這是為什麼,鹿王把事情的經過告訴了國王。國王傷心地流下眼淚,說道:「難道禽獸都能有天地仁慈之心,殺身濟眾,實踐古人慈善的行為!我是人的君王,卻每天殺死眾生的生命,來營養自己的身體。我難道性情兇殘,崇尚豺狼的行為?野獸能做出這等仁慈的事,真有做國王的德行了!」

國王讓鹿王回自己住的地方去。又下了命令:在國界以內,誰要是傷害了鹿,就與傷害了人一樣受罰。從此以後,國王和他的大臣們帶領教化百姓,百姓們遵從仁慈之道,不殺害眾生,連草木都得到了好處。國家因此十分太平。

蓮池寺

作者: 蓮池寺

發佈回覆

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