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身放生、口放生、意放生》之二

《身放生、口放生、意放生》之二

與李廣例子相反的是郭子儀與唐代宗皇帝的故事,郭子儀在安史之亂中匡扶了傾頹的唐室,是中興唐室的一大功臣。他第六兒子娶了代宗女兒,成為駙馬。一次郭子儀拜大壽,公主不肯向公公賀壽,兩夫妻爭吵中,公主說︰「我父是當今天子﹗」駙馬說︰「我父薄天子而不為﹗」並打了公主。郭子儀知道後,把兒子綁上了金鑾殿,向皇上請罪。打了公主,又說︰「我父薄天子而不為﹗」這樣一句大逆不道的說話,是很傷皇帝的尊嚴。郭子儀當時功高震主,皇帝已有所忌,如果追究起來,是可以斬首入獄,甚至抄家滅族的。可是代宗不予追究,放了駙馬,撂下了一句說話︰「不癡不聾,不作阿家阿翁﹗」(小兒女的爭吵,作父母長輩的,隻眼開隻眼閉算了。)皇帝的識做,令一件有可能成為戻氣、寃氣的悲劇變成和氣結局,皆大歡喜,甚至被編成戲劇而千古傳誦。

放過不放過,放生不放生,得失只在一念間。

岑展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