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閱微草堂筆記》〈記得前生的老僧〉

內閣學士汪曉園說:有一個老和尚經過屠宰場時,悲傷地流下眼淚。有人訝異的問原因,老和尚說:「說來話長。我能記得兩世的事。第一世當屠夫,三十多歲時死了,魂魄被幾個人抓去。冥官指責我殺生罪業太重,押我去轉生受惡報。當時我感覺恍恍惚惚的,像喝醉酒又像作夢,只是熱得無法忍受,忽然間又覺得清涼起來,原來已經身處豬圈了。

斷奶後,看到食物不乾淨,心裏也知道很髒,但是餓得有如火在肚子裡燒,五臟都像要被燒焦裂開一般,不得已只好吃下豬食。後來,漸漸聽懂豬的話語,常常和同類交談,才知道能記得前世的豬隻還不少,只是無法跟人類溝通而已。大部分的豬隻都知道以後會被屠殺,牠們常常發出呻吟聲,是因為哀愁;眼中常有溼潤的痕跡,是因為悲傷。豬的身體很笨重,夏天為炎熱所苦,只有浸泡在泥水中才可以稍稍消暑,但是這樣的機會也不常有。豬的毛既少又硬,到了冬天就非常怕冷,看著狗、羊身上的厚軟細毛,覺得牠們有如仙獸。

到了要被捕捉時,雖然知道無法倖免,還是四處跳躍逃竄,希望能拖延個一時片刻。被抓到後,屠夫用腳踩住頭和脖子,用力扭轉腿和蹄子,用繩子緊緊勒住四隻腳,繩子深入骨頭裡,痛得就像刀割。有時人們用船或車載送,就層層疊疊互相擠壓著,肋骨好像都要被折斷了,百脈好像要全部湧上來又被堵塞住一般,肚子痛得像要裂開一樣。有時人們用竹竿穿過綑綁的四條腿扛著走,那種疼痛比犯人帶上三木刑具還痛苦。

到了屠宰市場,被提起來丟在地上,心脾都被震得要碎掉了。有些當天就被殺死,有些則被綑綁了好幾天,那就更難受了。不時的看見刀子、砧板在左邊,大熱鍋在右邊,不知道屠刀插入自己的身體時,會是多麼的疼痛,想到這裏就會顫抖個不停。又不時看著自己的身體,想到以後不知道會被切割剁碎成什麼樣子,會成為誰家碗中的肉羹,心中真是悲痛欲絕。等到要被宰殺時,屠夫一牽拉,就嚇得幾乎昏倒,四肢都癱軟,感覺一顆心在胸腔裡左右震盪,魂魄好像從頭頂飛出去,又掉了下來。看到刀子的光影明亮亮的閃耀著,根本不敢正眼看它,只能閉上眼睛等著被宰割。屠夫先用刀子割開喉嚨,用力搖晃擺弄扭轉刀刄,讓血流到盆子裏,這種苦實在無法用言語形容,這時想求得快死也沒辦法,只能不斷長號而已。等血流乾了屠夫才一刀刺入心臟,真正是痛到極點,於是再也發不出聲音了,漸漸覺得恍惚迷離,像喝醉酒又像作夢,就像當初轉生投胎的時候。過了很久才醒來,一看自己已經又變成人的樣子了。冥官因我過去世還留有的善業,允許我再次為人,這就是今生的我。剛才看見這隻豬,可憐牠正遭受屠宰的痛苦,也想起我以前受宰殺的痛苦,也可憐這個拿刀殺牠的人,將來也必定會受這種痛苦,這三種念頭糾纏在一起,所以不知不覺中才哭得這麼傷心。」

屠夫聽了老和尚這一番話,立刻把屠刀丟到地上,竟然從此改行去賣菜。

蓮池寺

作者: 蓮池寺

發佈回覆

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